记录贫瘠日子里的无病呻吟。
同人走子博 苦木

我好像又病了,肚子又饿头又痛。某个晚上我吐槽自己小病不断。舍友说,你是我们宿舍最养生的那个了,上帝真的好不公平。
我在高三下学期做了手术,又在大一期末考前一周发烧,我打开B站吸了两口RPS,看军烨版的白月光,想了想,滚上床睡觉吧。

这前两天心态有一点崩塌,具体表现为焦虑和不想吃东西,昨天晚上只吃了一屉小笼包就觉得完全饱了,今天中午直接没吃饭,不过现在好多了,应该算是坚定了目标吧。


看到gai的一篇发言,他说他很快乐,有钱,有工作,有爱人有贵人,他的幸福简单,他有底气,我突然就哭了。

说得太真实了。

“我以前以为都是一样的,但其实是不一样的。

生活是有阶级的。”


我也是一介平凡人呐,我不幸来到这世上,无法退出游戏,只能硬着头皮玩到底。我前两天一直想我没有真正的快乐,我活着没意思,现在恍然明白我活着最大的快乐便是旅行,算是我妈对远方的爱的一脉相承。

我想有钱,我想拼命念书然后变有钱,然后带我妈出去玩,去澳...

北京今年的秋天凉的比去年更早了一些。风吹到身上心底莫名淌过一点戚戚然之感。换句土话说就是不做事情焦虑做了又痛苦。天空太高太透,一切事情都澄澈地摆在面前,有些明晰地可怕。

夏天就是要去海边呀~

【随感】家

        乐园太太说,她是自杀式写文,不管不顾也要把文写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凌晨一点了,我觉得如果这下不写,明天我也就不会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学的时候遇到大雨天,教室里会把灯开起来。我站在教师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,看着一层层的教室亮着灯,风带着凉意,有点冷。我那时候想,要是那不是教室,而是有床的宿舍就好了,那样我看着白晃晃的灯,可能就不会觉得冷了。
  ...

【随感】无题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把爱关进了肉身温情和疲惫人间。”三宝太太在转发西老师的文章时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 西老师写了一篇巍澜叫生老病死,神仙归于凡尘,温柔苦味带着回甘。老师说自己心软,全文描述的也都是两个人慢悠悠依偎在一起的故事。我却和三宝太太一样读出了丧与无所适从的茫茫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问我,看了这七八年同人,最喜欢的作者是哪一位,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西老师。因为她不仅写同人普...

昼夜颠倒的日子里,窝在薄毯里。用了十一年的空调噪声变大了,嗡嗡作响不让人入睡。
在家瘫久了,昨日跳完舞肚子疼得厉害。
做不到,做不好。
抱着一点微光,盼着三言两语能翻个更头变成无敌的力量,涌进灰色无望的苍白人生。
还是没改变。
旅程有限定,梦想无希望。

北京终于下雪了。早上在被窝里被舍友叫醒,零星的雪花没有一点兴奋感。整个人懒懒散散地,就如期盼了很久直至放弃的东西终于来了,可以早已放弃期待了。

下就下了吧。


只是冷风阻止了出门的计划,大家在朋友圈里感慨,搜肠刮肚也挤不出什么字眼。雪渐渐大了,我在窗边站了很久,给父母打电话,再发了一句

“你是千堆雪,我是长街。”


儿时对雪的记忆早就淡漠了,上一次见到大雪是入藏时火车穿过唐古拉山。

又想念西藏了。

它纯粹,它震撼,它也有不堪。

但为了那广阔的天与碧蓝的水,我可以忍受那些旅途中的不快。


冬天回家的时候福州下雪了,很小的一阵,细细密密的。在老家,那天很冷,但下雪的时候大家都...

【随感】星海一粟

浅谈《三体》

给院刊的投稿,登出来了。在3.12日,献给我最爱的阡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,你在仰望什么?

是那微弱的小小光点,还是无尽的黑?


至今为止外星人的存在还是个找不到证明方法的命题,但这不妨碍许许多多的我们设计各式各样的情节,企图描绘未来人类的命运。而《三体》选择了最为宏大也最残酷的那一种。


故事的起源在文革,亲眼看身为理论物理学家的父亲被批斗至死,被人性失望的叶文洁在红岸基地自行与“三体”人取得了联系,那是黑暗而疯狂的岁月,她厌恶这个地球,于是想让出这个适宜生存的环境给“三体”人。

于是这第一块多米诺...

【随笔】北京与雨

      福州下雨了,总是这样,湿润的冬天。绿色的草木间萦绕着水汽,冷雨像是有渗透力,屋里的每一寸也都泛凉。无处可逃的寒意。

      本该习惯的,却被几个月的暖气烘得骨子像是张开了孔,现在蹑手蹑脚却依旧躲不过绵密的冷雾。


       去北京的第一年,北京雾霾骤减的第一年,北京意外般无雪的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北京的冬...

© 零墨元荒 | Powered by LOFTER